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网站首页 重要新闻 本地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时政要闻 网络热点 媒体聚焦 百姓呼声 便民信息 理论园地 财经资讯 体育直播 教育科技 健康医疗 历史风云 文苑天地 探索发现 绿色环保 爱心公益 旅游观光 美食专家 手机数码 情感天地

当前位置:花垣新闻资讯 > 探索发现 >

最后的匈奴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匈奴王为保全一

发布时间:2020-02-02 13:25 作者:木木 来源:

匈奴女人是什么样,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在历史的进程中,很多名词实际上是可以变成动词的,是由名词到动词、再由动词到名词的周而复始,不停转换,贯穿名词的动词始终是融合,匈奴、鲜卑、契丹、蒙古等等名词都是。

由于史籍记载缺少的原因,让两千年前的匈奴人至今在人们的眼里多少有些神秘,匈奴的女人更是。最后的匈奴女人会是什么样?朝三暮四、水性杨花,毁掉匈奴最后的国家,害死国君!在说她之前,让我们从一个汉族女人开始。

image.png

李敬爱(约397年-438年),西凉王李暠之女,汉族,北凉哀王沮渠牧犍的皇后。西凉嘉兴四年(420年)七月,西梁国都酒泉被北凉攻陷,李敬爱和母亲尹夫人成了北凉的俘虏。这时北凉的统治者就是在河西走廊号称匈奴王、供奉冒顿单于的沮渠蒙逊。

沮渠蒙逊这个人是很不错的,虽然号称匈奴王,但尊儒重道、笃信佛教,也有治国的才能,重用汉族知识分子,使得北凉国百姓安居乐业,历来受到史学家的好评。灭西凉国后,沮渠蒙逊遇到了李暠的皇后、西凉国后来的皇太后尹夫人,见尹夫人长得漂亮、有文化、有气质,就想把尹夫人纳为自己的王妃,被尹夫人骂了个狗血喷头。沮渠蒙逊觉得尹夫人很有气节,把她和女儿李敬爱一起带到今武威宋家园这个地方囚禁了起来,宋家园过去叫皇台,人们为了纪念尹夫人将其称为尹台,现在那儿还有在座寺庙——尹台寺。

image.png

为了感激不杀之恩,李敬爱常去沮渠蒙逊的住处请安,有一回,碰到了也为沮渠蒙逊请安的沮渠牧犍。沮渠牧犍是沮渠蒙逊第三子,十六国分裂时期的最后一位君主,也是北凉国的最后一位君主,433―439年在位。一个匈奴男人与一个汉族女人的爱情故事就此开始,尽管后来凄凄惨惨戚戚,但毕竟还是开始了。沮渠牧犍被李敬爱的美色所倾倒,便主动纳李敬爱为妃。公元433年沮渠蒙逊死,沮渠牧犍成了北凉王,李敬爱被立为皇后。然而,这种表面风光的生活并不代表着真正的幸福。

image.png

沮渠牧犍有一个嫂子,史书里把这个女人叫“李氏”,一个匈奴的女人能在那个年代拥有汉人姓氏,显然是汉化了不少。但是,可能是因为匈奴人实行收继婚的原因吧,这个女人多少有些不检点,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没有礼仪,水性杨花、、朝三暮四,不成体统。她呢,同时与沮渠蒙逊的三个儿子相好,而且十分明目张胆。沮渠牧犍娶了李敬爱后仍然与自己的嫂子往来,保持暧昧关系,李敬爱虽然贵为王后,但身后并没有支持的势力,对这种事儿也只能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。

image.png

刚开始时,沮渠牧犍对李敬爱还能痛爱百般,但时间一久,还是觉得离不开嫂子,李敬爱被晾在一边,也便成了自然而然。更严酷的现实是,当时,北魏的势力已经渗透到北凉,对北凉造成了极大的威胁。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为了控制西河,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,于北凉永和五年(437年)将他的妹妹拓跋氏嫁给了沮渠牧犍。这场政治婚姻的到来,意味着李敬爱只能退位,在征得沮渠牧犍同意后,她决定最赚钱的行业辞去后位,和母亲一起回酒泉。

一个汉族女人的黯淡离场,意味着一个鲜卑族女人与一个匈奴女人的争斗开始。拓跋焘的妹妹被封为武威公主,嫁过来后理所当然地成了北凉王后。刚到北凉,沮渠牧犍出于对大国的敬畏,对武威公主还比较尊敬和体贴。但时隔不久又和嫂子李氏在一起了,开始冷落她了。

image.png

武威公主觉察后,痛骂沮渠牧犍,想让沮渠牧犍收收心,却使得沮渠牧犍产生逆反心理,与李氏打得更火热。武威公主进一步阻止,李氏开始报复,与渠牧犍的姐姐商量谋划,竟然把毒药放到武威公主的饭中。

沮渠牧犍,最后的匈奴王,李氏当然是我们在史书里能读到的最后的匈奴女人了,两人同时出现,不仅仅导致了一场因为扭曲情感而展开的谋杀,更有整个匈奴王国的毁灭。武威公主吃下毒食,只是呕吐,并没有一命呜呼。万幸中活下来的她,首先想到的是向哥哥拓跋焘告状,请哥哥来了自己撑腰。拓跋焘命令沮渠牧犍交出李氏,沮渠牧犍不但不交,还给了李氏足够的银两,把李氏送到酒泉保护了起来。拓跋焘勃然大怒,给沮渠牧犍列了12条罪状,出兵北凉。北凉永和七年(439年)八月,北魏大军包围了谷臧。沮渠牧犍出城投降。

image.png

匈奴人最后的王国就是终结,最后的匈奴王为保全一个女人丢了一个王国。需要说明的是,沮渠牧犍其人在历史上也有较好的口碑,他和自己的父亲沮渠蒙逊一样尊儒重道,在凉州大兴办学之风,《资治通鉴》对他的评价是:“聪颖好学,和雅有度量。”伴随着他的离去,匈奴人在朗朗的读书声中一切尘埃落定,就像被保全下来的李氏湮没在了茫茫的人海中。只是可怜了李敬爱,她死在了和自己的母亲一起逃往哈密的途中,面对铁色戈壁,她出自己的手对母亲说:“妈妈,我要死了……”母亲握住她的手,说:“孩子,我们的国灭了,家没了,早就应该死了!”随后,她便死了,手脚冰凉了,抱着她年轻美丽尸体的是她的母亲——尹夫人——一个白发苍苍、垂垂老矣的汉族女人。

 最近更新
 精彩图片
Copyright © 花垣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